新东方网>留学>新加坡留学>新加坡院校>名校地带>正文

对话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校长安博迪

2011-09-23 21:45

来源:黑龙江日报

作者:滕嘉娣

  黑龙江日报讯(记者 滕嘉娣 摄/蒋国红)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在国人印象中愈加熟识,与一个词密不可分,那就是“市长班”。

  作为中国领导干部海外培训的首选,南大已经为中国各级政府、企业界培训了万余名政府官员和企业家。中国官员通过南大这个窗口,学习借鉴新加坡的先进发展和管理经验,而南大也通过中国学员这个媒介,了解中国,感受中国。

  而回归到大学发展本身,南大没有欧美等传统名校的先天优越和悠久历史,但仅用50多年的时间就跨越式地步入世界一流大学之列,特别是近十年的发展令人刮目。加之南大乃至新加坡,与中国的渊源关系,就不单纯是域外经验的比照,更有交融文化的共鸣,有横有纵,这对成长中的中国大学,颇有借鉴意义。

  20日,南大新任校长安博迪接受了本报专访。对话中,风趣幽默、一口英语的安博迪教授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就是“国际化”,他的国际化视野与办学理念,也声声叩问着中国大学教育发展的明天。

  走出来,看一个更完整的中国

  但凡大学,毕业典礼都是隆重而神圣的,五湖四海的校友都会齐聚母校,共享荣光。而南大却千里迢迢看望它的学生,对于在中国举办毕业典礼这一特殊之举,致校友函上是这样温情讲述的“……南大新加坡毕业典礼受限于学校体制,常于中国相关课程结束数月后举行,致使往届大部分毕业生因公务繁忙、地域遥远而错过盛典……南大特别在中国举行毕业典礼,让毕业生们能够与至亲分享圆满完成学业的喜悦与荣耀……”而对此,安博迪校长更是用先知穆罕默德唤山的典故解读南大的良苦用心,“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一方面,我们把这种特别的安排解读为南大的人性化办学理念,而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所谓见多识广,南大也正在享受着走出南洋的世界之风。

  安博迪校长形象地说,喝咖啡时不能只尝泡沫,只有深入地品尝交流才能更了解。当更多关注的目光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的时候,南大把视角进一步延伸到中国的北部、甚至西部,对中国的了解才更全面、更完整。这也应该是国际性大学应该有的视野。

  而对于中国的“市长班”的学员来说,他们走出国门,不只是在南大的课堂学习,更参与到新加坡的社会课堂,“考察政府部门,体验企业运营”都是他们的生动实践。

  交叉化,学术发展的新主流

  采访中,安博迪用一个例子说明现代大学越来越明显的国际化趋势。他说英国皇家科学院的一个统计显示,现在国际科学领域的很多作品是通过跨国合作完成的,没有纯粹的美国人的科学研究、瑞典人的科学研究,有的只是国际化的科学研究。以前25%的作品是多个作者合作,现在达到三分之一,而到2018年更有可能达到50%。

  对于学校发展层面而言也是如此。南大国际化程度本身就很高,50%的教职工非新加坡人,研究生更是达到了60%的国际化水平。在未来,东西方互动、跨学科、交叉学科的通力合作更是发展的方向。作为曾经的诺贝尔化学奖委员会委员和主席、诺贝尔基金会委员和董事会委员的安博迪更是用诺奖的发展趋势进一步解读国际化的重要作用。

  “以诺贝尔化学奖评奖为例,现在的趋势不是单一的以化学科学作为主流,更多地体现交叉学科的成果,科学前沿越来越交叉化,因此现代大学更要适应这种交叉。”

  安博迪中肯地建议,现代大学如果继续系别林立的状况,实际上是一种落后,打破系别观念,实现学科交叉化,才是国际性大学的国际思路。

  “诺贝尔”,中国下一个十年的希望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这个命题反复诘问着中国的高等教育。

  纵观获得诺贝尔奖的优秀科学家,从李政道、杨振宁到高锟,华裔面孔并不鲜见,但却并非受益于中国大陆的教育体制。

  安博迪宽慰中国人的“诺贝尔情结”说,“2003年之前,以色列也没有一位科学家获得诺奖,但很多诺奖的获得者却是犹太人。”他同时也这样解释很多人对诺奖的误读。诺贝尔奖授予的对象应该是打开一扇未知大门的优秀人才,评奖标准很高但不是终身成就奖。而获得这个奖与国家的大学体系成熟度有很大关系。

  中国大学的国际化发展之路实际上并不算长,也可以说最近20年中国大学才真正参与到国际交往中。中国的毛主席说百花齐放,而对中国的大学而言,更要让教授们保持独立自由的科学独立性、思考性,才能形成万紫千红。那么也只有经过时间的沉淀,未来的10年到15年,中国的诺贝尔奖有可能会出现。相信,耐心是学术、科学最关键的单词。

  携手龙江,写在南大发展的规划上

  作为一所国际大学,与中国在教育方面的培训交流有近20年的历史,而在南大未来的发展中,是否有与黑龙江开展更广泛合作的规划?

  幽默的安博迪说,他来自北欧,喜欢冷的地方,他希望冬天再来哈尔滨访问的时候,除了要滑雪更要进一步交流。

  安博迪希望与黑龙江的合作交流要在两个方面开展。一是延续并拓展原有的硕士项目,另外一个就是要充分发挥南大强大的理工学特点,在工程领域进行合作。同时,像黑龙江的食品、医疗等方面,都有合作的可能。南大刚刚和世界排名第五的伦敦帝国大学合作开办医学院,而未来,南大还要有更多的亚洲视角,比如中医学合作方面,就是很好的发展方向。

  对于交流合作的方式,安博迪表示南大也有自己的思考。以前合作更多的是人员的转移,通过科学家、教职员工的流动交换实现合作。而现在,“卫星校园”是很好的合作方式。比如南大已经在天津的中新生态城和广州的中新知识城分别设立了一所研究院和一个创新基地,通过开放性的合作进一步密切了南大与中国在教育、科研领域的合作,这是双赢的发展方向,可以继续深入推广。

  留学狮城,替代西方大学的好选择

  对于在中国一直热度不减的留学热,安博迪从师者的情怀恳切地说“努力学习,这非常关键。”

  在留学国家的选择上,安博迪诚恳地说,很多家长选择去伦敦帝国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留学,竞争很激烈,录取不仅要有很好的成绩还要有足够的金钱。面对这种情况,在十年前选择新加坡可能是一种“便宜的选择”。但现在,尤其近五年,新加坡的教育、科技实力进步很大,留学南大与留学西方名牌大学的难度不相上下。由于有着比较相近的溯源,南大完全可以成为替代西方大学的选择,但绝不是“便宜的选择”,如今的南大要求更高更严。

  虽如此,安博迪校长还是小小透露了留学新加坡的“小心机”。那就是硕士项目的申请要比本科更容易些。因为新加坡对本科的国际学生的配额是有20%的限制的,而硕士的比例要大很多。如果要在南大读本科,南大不仅要看学习成绩,还要看英语水平,更要参加南大的入学考试。这是南大选拔学生的重要条件。

  人物档案

  安博迪(Bertil Andersson)教授,国际知名植物化学家,2010年11月,凭借与人工叶相关的研究成果,荣获“威廉·埃斯内”奖章。

  1996年到2003年,任斯德哥尔摩大学化学科学院院长,1999年至2003年,任瑞典林雪平大学校长, 2004年到2007年,担任欧洲科学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他是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和欧洲科学院院士。先后担任过诺贝尔化学奖委员会委员和主席、诺贝尔基金会委员和董事会委员,并参加每年一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

  2011年7月1日正式出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校长。

(责任编辑:张梦璇)

新东方托福

新东方留学考试辅导专区

班级名称 上课地点 上课时间 费用 详细

焦点推荐

版权及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含本网和新东方网) 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东方",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见稿后在两周内速来电与新东方网联系,电话:010-60908555。

新东方留学生资料下载

姓名

手机号

短信验证码

图片验证码 图片验证码

年级

课程

行政区
点击下载